44 min read

在马来西亚当“西西弗斯”:性别平等实践在马来西亚

这位40岁“姐姐”的人生是西西弗斯式的,她说:“我会觉得没有改变的可能。” 她又说:“但推石头上山还是有用的。”

玉珊组织并参与2023年马来西亚庆祝国际劳动妇女节游行

受访:张玉珊(马来西亚LGBTQ&妇女权益倡导者、实践者)
撰稿/排版:环岛

本文共计11000字,阅读可能需要35min,这是一部马来西亚女性的抗争历史,也是我们少能见到的女性参政者的心路心声。

推荐有条件的伙伴点击跳转至网页(请留意,fanshan.org的newsletter因搭建于ghost.io,服务器并不在国内),获取最适宜的排版和阅读体验。

*近几周我们正在测试用新的图片推送方法,图片大概率会推送成功,但图片注释在不同邮箱里可能仍然显得比较错乱,万望见谅!

前言

马来西亚,多民族融合建国方案、多个强力宗教、血腥的英荷殖民历史……这是一个有着大量矛盾和复杂历史的国家。16世纪初马来西亚被葡萄牙、荷兰攫取,18世纪末英国也迟来地分了一杯羹,并在几十年的军事、商业斗争中成功获得了对马来西亚的实控权利。第二次世界大战,日本的入侵激化了矛盾,马来亚共产党掀起罢工罢学运动,代表民族解放势力在英殖民政府的强力打压之下发动游击战,后面就是我们熟知的,失败与死亡。经历了新加坡独立、多次种族冲突危机的马来西亚,在最宽泛的意义上是由马来人、华人和印度人作为主体民族,宗教上以伊斯兰教为国教的现代国家,80年代经济崛起成为亚洲代表,国民阵线、人民联盟、希望联盟、国民联盟……政局轮换之下,不变的是保守的性别政策和愈加紧张的同志“猎巫”运动。

历史在这里发生了循环,希望与绝望交织轮换。
2023年年初,我们前往槟城和吉隆坡,遇见了在马来西亚极其少见的持性别平等进步主义观点的组织,他们的全国核心办事处在吉隆坡一个沿街店铺的二楼,是一个小小的屋子,墙上挂着很多连我都叫不出名字的进步革命先驱的相片,其中也包括毛泽东。墙上的人们向我投来冷肃的凝视,墙下挤挤挨挨的是肤色各异、种族各异、性别各异的热情人们,TA们都对中国充满兴趣。那一次没有见到玉珊,但这次借由访谈的机会我们终于通上了话。她是一位华人女性,一位在这个组织负责大量政治事务的女同志。
初次视频通话,她刚从报备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游行信息的警察局出来,她说她很讨厌警察只跟她带去的男律师说话,并且让她的男律师教育她。

“拜托,姐搞过的游行可比你们多多了好吧!”她爽朗地大笑。对玉珊的访谈我们将分成两部分,上半部分是她作为自然人的个人的成长和抗争,下半部分是她作为政治人的行动与思考,包括且不限于飞车营救穆斯林女同志脱离家庭、正面硬刚伊斯兰法、在霹雳州组建领导层女性占比100%的医院清洁工工会,这位40岁“姐姐”的人生是西西弗斯式的,她说:“我会觉得没有改变的可能。”

她又说:“但推石头上山还是有用的。”

马来西亚政局对LGBTQ权益很敏感

理论&实践:从台回马之后,我不再隐瞒自己是女同志

这篇文章仅订阅者/会员可见